財安熱線 021-51278999股票代碼 430656
關注我們
行業新聞

鈕文新:比經濟更大的危機正浮出水面

發布時間:2016-06-23 點擊 次

本文來源 | 金融界網

全世界各國政府都在想方設法對抗衰退,都在不惜代價避免再度出現嚴重的危機。但是,我們中國是不是要放棄努力?是不是要聽天由命?
“經濟可能負增長,但不一定是壞事”;“銀行壞賬可能爆發,但不一定是壞事”;“企業可能大面積虧損,但不一定是壞事”;……等等,這是最近我在中國學者的嘴裏經常聽到的話,而這類語言也慢慢地在向政界擴散。說實話,聽到這些觀點讓我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毛骨悚然。
曾幾何時,中國曆史學界也有過類似的言論。比如,八國聯軍攻打中國幫助中國認識了外面的世界,加速了中國封建帝制的滅亡,加快了開放的步伐;還有觀點認爲,“抗戰”失敗,中國變成日本殖民地,未必是壞事。
不錯。我們把經濟界語言翻譯成史學家的語言,我們毫不猶豫地會認定:這是漢奸言論。但爲什麽一到經濟領域情況就變了?我們的問題是:對于一國經濟而言,還有什麽比經濟負增長、銀行壞賬爆發、企業大面積虧損更壞的事情。
現在更有甚者,有學者主張,中國應當主動擁抱衰退,因爲金融危機不是壞事,是幫助中國清理經濟垃圾。真是這樣?爲什麽這些學者不把你們的觀點去給美國總統或日本首相講講?
事實是,全世界各國政府都在想方設法對抗衰退,都在不惜代價避免再度出現嚴重的危機。但是,我們中國是不是要放棄努力?是不是要聽天由命?是不是要罔顧事實地自我安慰?
我認爲,中國經濟的確已經出現了大問題,但比經濟問題更大的問題是我們中國的經濟學家們想不出解決問題的辦法,而放肆地建議政府放棄抵抗。然後就是一堆“對抗無用論或對抗有害論”,希望讓中國經濟聽天由命;而唯一不能變的就是“改革”,而且要按照他們說的方向、方法推進改革。
我不僅懷疑這些人的能力,而且懷疑這些人的立場和用心。
我認爲,中央已經給定了當前經濟工作的重點,而且是正確的,那就該紮紮實實地做。執行的關鍵是長、中、短三期效益兼顧,而不是一味地只顧遠期,只顧改革。
凱恩斯說:從長遠看,我們已經死了。他說得對,一旦因爲短期的閃失,而出現大的金融危機,中國經濟可能將失去20至30年的發展機會,甚至永無翻身之日,日本就是先例。沒別的招數,認認真真地“三去一降一補”,這就是當前供給側機構改革的核心任務。
我認爲,“三去一降一補”的關鍵是“去杠杆、降成本”,而這兩項內容與中國金融問題的解決密切相關。那中國的金融問題是什麽?金融短期化導致中國金融市場不生成資本,而更多地在助長貨幣投機。金融市場總體可以劃分爲三個組成部分:第一是中國資本市場,第二是貨幣市場,第三是金融衍生品市場。
明擺著,中國這些年發展最快的是金融市場是哪個?第一,資本市場中債券市場;第二,以互聯網爲工具的貨幣市場;第三,衍生品市場。注意,這三個方面都是“加杠杆”的方向,而“減杠杆”方向的股權類資本市場卻被嚴重打壓。
從資金面也可以看到,2009年底,中國債券托管總量不過17.5萬億元,而2016年5月的數據顯示,這個數字已經變成54.7萬億元,6年半的時間,增長3倍有余。同期,中國股票市場總市值從23萬億元增長到41萬億元,增幅不過78%。另外,2012年底僅僅3600億元規模的貨幣市場基金,到2015年底已經達到4.57萬億元。這不是很大的問題嗎?
所以,解決這個“去杠杆、降成本”的問題,短期看,必須立即大力度扭轉金融短期化趨勢。第一,要把貨幣政策利率向同期存款基准利率方向壓制,大幅減低貨幣投機的無風險收益;第二,通過“降准”釋放長期流動性,在貨幣市場上回籠部分短期流動性;第三,大力去除股票市場系統性風險,鼓勵資金流向股權類資本市場。我認爲,這是中國“去杠杆、降成本”的唯一出路。